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包特 > 从当代经济学/政治学观点看诸子百家的治国主张

从当代经济学/政治学观点看诸子百家的治国主张

这篇文章来源于我早先看电影《孔子》时候的一个疑问,就是孔子有众多弟子,其中不乏高官和名商,这些人拜孔子为师,除了受到其人格魅力影响,有什么现实的好处吗?从孔子授课的内容来看,我认为这一点非常可疑:

首先,孔子授课的核心,即关于“仁”的观念,也就是教人如何做一个好人,这虽然对个人修身养性是非常有益的教育,但对于学生,特别是贵族学生谋职或者升职很难产生实质的帮助。

其次,孔子传授的周礼可以认为是一套社交礼仪,但这个东西拿到今天基本可以认为是和吃西餐什么菜配什么酒,怎么拿刀怎么拿叉,怎么优雅地用勺子喝汤一样的东西,不能说没用,但至少除非十分正式的场合基本用不到,而且由于正式场合主要是大人物社交用的,如果你不是一个大人物,遵守这些礼节也很难让你获得更多优待;如果你是一个大人物,你不遵守别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再次,孔子可以教人“君子六艺”,其中如驾车和射箭这样的技能还是很有用的,而且从孔子曾经带兵平叛来看,孔子的武功应该不差。但这些东西对于一个贵族,随便请一些武师也可以学到,甚至学得更好。其他的包括书写和艺术等,也可以通过聘请“楚士”学得。

另外,孔子的学生来自各行各业,很多对于很多实用性行业来说,根本用不到文学礼仪,难道这些人都只是来陶冶性情的?

所以,通过和今天的现实做一些对比,我想到的一个替代性解释是:当时的以儒家为代表的诸子百家中的一大部分,与其说是一个学派,不如说是一个政党,或者至少是政见团体,加入孔子弟子的行列对于贵族和平民最大的好处都在于获得一个政治倾向的标签,用当今经济学博弈论的话来说就是获得一个声誉,让别人相信自己是这样的人,从而利于和支持此政见的君主和贵族打交道。后来战国时候百家争鸣的局面,除了学术观点的冲突,其实还有很大的政党竞争,通过博取君主同情来争夺诸侯国执政权的味道。

儒家学派如果类比当今的欧美政党分类来看,基本相当于右翼保守党,其特征在于在君主和平民的关系中强调尊重君主(孟子的“民贵君轻”我会在后面说)权利,在社会文化方面强调保守的社会风气,反对前卫的生活方式。儒家思想缺乏明确的经济主张,而是以“轻利重义”(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义)带过。从这就不难理解,虽然孔子传授的知识可能对很多弟子都并不实用,而且知名弟子也往往是由非他传授的才能得到重用的(子路以武力,子贡以辩才和理财能力),但孔子门生作为保守党政见的标签,是诸侯国君主可以对这些弟子放心任用的证书。加之当时的诸侯国君的确面临卿大夫拥兵自重,不听号令的问题,在引入外来优秀人才节制国内山头方面,孔子和孔子门生无疑是值得考虑的第一候选。

孟子学说虽然在思想让被认为是儒家学派的一支,但在政见上却基本走到了反面,类似于当今的工党之类的左翼政党。从孟子见梁惠王的谈话来看,孟子认为民众福利是国家最重要的东西,即使君主在调节救灾上做了一些造福于民的工作,还是远远不够的。不过,孟子缺乏明确的国家开支平衡的思想,今天的我们知道政府难以自我创造财富,所以高福利往往要以高税收支撑,孟子一方面要求君主提高福利,另一方面又要求低赋税,这样的政见非常缺乏实际操作性。换而言之,孟子提出了非常好的财政支出方式,但几乎从未提供增加财政收入的办法。如果这种意见真的被实施,效果恐怕也只能类比今天的希腊等陷入欧债危机的国家。我怀疑这也是孟子和孟子门徒在战国时代远远没有获得孔子学派/政党那么多青睐和重用的原因。

法家学派很难说是左还是右,这取决于你看待的维度,如果你任何在效率/公平之间,效率是右,公平是左,那法家无疑是右(用同样的道理,不注重效率的儒家也可以认为是“左”);但如果你觉得大政府是左,小政府是右,法家还是很强调大政府的。如果你把法家理解为狭义的战国/秦法家,那么它基本相当于一个军国主义政党,甚至法西斯政党。法家的生命力在于非常强的实用性,和几乎所有政策都可以快速见效。但战国/秦法家的缺点在于在“赏罚”之间过于注重“罚”,所以被后人称为“严刑峻法”。这样做的缺点是十分明显的,现代法与经济学分析都告诉我们,对小罪施以重罚未必可以抑制小罪,相反,它容易让小罪的罪犯破罐子破摔,去犯大罪。这一点从后来秦就灭亡于以陈胜吴广/刘邦为代表的“失期囚徒/囚徒押运者”就可以看出。

这里我要说的是,如果管仲的学说可以被归类为“春秋法家”,那么法家的这一分支可能是当时各学派里最先进的。相比战国法家,管子更强调“赏”而不是“罚”,按照当代经济学的说法就是重视物质激励的作用。而且管子学说比其他学派最重要的优越性在于:第一、管子时代的齐国有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为孤儿和老人都提供社会福利供养(“仓廪实而知礼节”不是一句空话)。管子从未奢谈“义”,但在实行社会福利方面比孟子有更多的建树。第二、管子时代的齐国民风开放,事实上管子和齐桓公的生活和私德都不太检点,所以孔子经常鄙视他们,但以今天来看,相对于儒家的保守,管子无疑是支持社会文化自由的典范。第三、管子善于理财,所以他的福利都不是无根之水。管子赚钱的方法有时令人诟病,譬如开官妓,不过后来的社会经济研究也支持,开放色情行业对于降低城市暴力犯罪,特别是强奸案是很有好处的。此外,管子曾经以高价收购楚国的鹿,待楚国农民因为荒废农业,面临饥荒的时候再以高价卖粮的方法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可能是史料中关于“货币战争”的最早记载。

以今天的眼光看,除了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以外,管子的政治见解基本接近很好的欧美中左党派(福利社会+文化自由),其实齐国后来的晏子等也基本秉承了这些治国理念,所以齐国虽然在战国后兵败于秦,但从社会繁荣和人民生活的角度,一直是春秋战国之典范也不为过。

此外,道家学派讲究低税率,自由放任,要说类似于古典自由主义右翼政党也没有错,不过有意思的是,今天欧美国家的右翼政党在文化上一般都是保守的,但道家在文化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条条框框,是完全的“自由”。道家思想明确的政见不多,但也没有什么破绽。以史料记载来看,如果庄子真的有心,还是可以取得一定的实际职位的(比孟子强一点)。庄子没有实际做官,不过他应该算得上有影响力的幕后人士。墨家思想拿到今天应该相当于欧美的“绿党”或绿色和平组织,在民间广有声威,但由于缺乏上层支持,政治影响力不大。农家思想到后来可以对应法国魁奈的重农学派,不过没有对应的政党。纵横家不是学派,也不是政党,只是外交家的松散组织。百家中的名家,阴阳家倒更像真正的纯学术学派(如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没有什么政治主张,只是追求对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理解。

说了这么多,其实不是想以现代观点苛求古人。我想传达的意思更多的是:首先,我们今天看到的西方政党,经济学学派纷繁复杂的见解,其实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独有的,而是人类社会一些很古老的主题。第二,如果中国历史在诸子百家里的选择不是战国法家,和后来的儒家,而是春秋的管子学说,那么中国应该会提前进入高度发达的商品社会。所以学习经济学还是很重要的,这不光是为了更好地应对现代市场,更是复兴中国被遗憾中断过的伟大传统!

原文发表于《经济学家茶座》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