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包特 > 《疯狂动物城》中的“刻板印象”

《疯狂动物城》中的“刻板印象”

本文经修改后以“从《疯狂动物城》到中国的‘地域黑’”为题发表于《知识分子》:http://chuansong.me/n/2705254
 
最近,迪斯尼电影《疯狂动物城》在全球各地热播并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从各大影评网站的评分来看,它更是压倒了同期上映的先期已名声在外的《功夫熊猫3》,甚至超越了去年的《头脑特工队》和《超能陆战队》。
 
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来自兔子农场的小兔邦尼从小立志到动物世界的大都市动物城(zootopia)去成为一名警察。长大后,她终于如愿成为动物城第一位兔子警官。但大城市虽然充满机会和梦想,也不是一个完美的理想国。她在这里首先遇到身材高大强壮的同事们的小瞧,和警长的忽视,被派去做开停车罚单的交警。在做这份工作的时候,她结识了以当骗子为生但内心善良的狐狸尼克。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了城市里多起重大人口失踪案的线索,并因此卷入了一场重大的以制造动物界内部族群分裂(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并从中渔利为目的的政治阴谋。
 
本片受到高度欢迎的原因里最重要的,恐怕就是它在温和平实,波澜不惊的剧情和生活场景中表现并颠覆了人类社会中无处不在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一方面,兔子弱小,狐狸狡猾,市长是雄壮的狮子,助理是温顺的绵羊;但另一方面,弱小的兔子和狡猾的狐狸最后联手,成了最佳警察搭档,雄壮的狮子面对危机犹豫不知所措,温顺的绵羊居然是最后的大反派!
 
在美国和西方社会里,与刻板印象高度相关的社会关键词当属“政治正确”。在日常生活的言论中,政治正确主要体现在不可以根据人的性别,族群,信仰,年龄而对他们进行歧视,和贴具有潜在负面意义的标签。比如像电影开头时候表现的,当兔子刚去警察局报到,门口接待处的豹警官说:你可真萌(cute)啊!兔子就委婉地和他表示:你知道,在我们的社会里,通常兔子可以自己说自己是萌的,但别人说兔子萌可能就可能有歧视嫌疑(萌可能有幼稚长不大,缺乏独立决策和行动的能力的意思)。
 
也许有人看了这个会说:有必要把简单一个形容词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吗?当然,关于政治正确应该在什么地方实行,实行到什么程度,西方社会到现在也并没有一个定论。但关于为什么要有这样一道对于言论的规范,背后的逻辑还是很明确的:首先,歧视和负面标签会对被歧视和贴标签的一方造成情感伤害;第二,负面的刻板印象有时会产生“预期自我实现”效应。就如电影里描绘:狐狸小时候追求上进想参加童子军,但被老队员欺负,说它不可能是老实人,于是它觉得既然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被别人相信,还不如索性按照大家的想法当个骗子。
 
刻板印象的自我实现效应在学术界也是一个长期被关注的话题。如果在Google学术引擎下搜索刻板印象这个词,出现的前几个项目都是以“刻板印象的威胁”(stereotype threat)为主题的。其中最著名的之一就是心理学家Spencer等人1999年发表在实验与社会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Experimental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的研究。他们发现,“女生数学不好”这一社会刻板印象会直接影响女生的数学考试表现。如果在一个男生女生本来表现差不多的数学考试中事先和女生说,女生在之前的考试里成绩表现不如男生,那么女生的考试成绩会下降50%甚至更多!
 
在一项最近的研究中,美国经济学家Fryer, Levitt和List(Fryer et al., 2008,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and Proceedings)对于这个实验结果进行了进一步的检验。之前的刻板印象都是不提供金钱激励的,身为经济学家,作者就关心如果提供金钱激励,物质激励是否可以抵消刻板印象的心理作用,从而使得在市场行为中,刻板印象对人的影响变得不再重要。但实验结果发现:在提供金钱激励以后,刻板印象带来的性别差异反而更加被放大了!虽然与以往的心理学实验结果不同,这个实验里刻板印象带来的差别主要不是通过女生成绩的提高,而是男生成绩的降低产生,但这种机会和自信的不平等也显然不是一个社会应该允许的。同时,作者发现在实验中,女生体验的的压力显著高于男生,这也是偏见和刻板印象造成的心理伤害/成本的直接证据。
 
关于刻板印象的讨论对于中国有什么意义呢?对于国内目前的情况来说,刻板形象存在的形式主要是性别偏见,地域偏见和城乡偏见。我们的公共政策对于这三种偏见的界定和限制都还非常不完备,特别是对于失当言论的约束和处罚还非常少见,像哈佛大学校长因为被认为歧视女性被迫辞职的这样的事例目前还没有过。而对于纠正性别偏见来说,把禁止公立机构的工作人员发表歧视性的言论作为执业规范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同时,对于网络流传的“地域黑”,我们似乎也应该研究区分开玩笑“吐嘈”和制造对立隔阂的界限在哪里并进行一定的限制。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快速城市化的国家,中国更需要妥善处理城乡隔阂,和针对外地人,进城农民工的歧视和偏见。有研究(Afridi, Li and Ren, 2015,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发现,仅仅是在实验里使得户口身份信息在实验说明中更加突出,就会显著降低农民工子弟学生的认知能力测试成绩。除了造成社会和心理上的隔阂和伤疤,城乡偏见带来的巨大人力资本损失也不可忽视。
 
(作者包特,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经济系助理教授,有兴趣了解更多实验经济学研究的朋友欢迎关注我的微博“包特_实验经济金融”)
 
推荐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