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包特 > 了不起的贝里席

了不起的贝里席

随着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第七季走向尾声。剧中著名角色,“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也终于领到了属于自己的便当。消息一传来,有些他的憎恶者拍手称快,也有些他的粉丝颇为遗憾这么重要的角色死则死矣,但无奈太草率了,严重缺乏仪式感。

很多中国观众喜欢把贝里席比作《人民的名义》里的祁同伟,总想胜天半子,但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和祁同伟类似,贝里席小时候也经历过权力的任性和轻蔑,从而走上了弄权的不归路。不过说起来,祁同伟虽然比他智谋低了一大截,但人设好了一大截,好歹出场时当作举世公认的英雄,最后死的时候也勉强算是有英雄气,不像贝里席见势不妙就跪地求饶。

我觉得,从西方文化背景来说,贝里席身上还是有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影子的。具体来说就是他在一步步往上爬的时候,除了实力和实利,还特别在意对大贵族女子徒利母女的爱情。这种强烈的单相思构成了他“奋斗”的原动力,但也导致了他最后的失败——简单来说,就是以他的谋略,在获得公爵封号,并夺下谷地之后,无论是自保一方,还是攻略天下,珊莎对于他的计划本身纯粹是多余的。虽然有珊莎在,对于夺取北境的合法继承权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好处,但对于他这种水平的阴谋家,绝对可以找到一百种方法通过和其他家族的交易达到相同目的。同时,遇到剥皮雪诺之战这种天赐良机,他带兵杀过去,无论帮谁都可以轻易获得北境的实际控制权,与有无珊莎也没有关系。而具有独立决策能力,头脑聪明又有北境法理统治权的珊莎,恰恰是他控制北境的最大绊脚石,也是他最终翻船的最重要原因。

贝里席之所以是剧中对于很多人来说有魅力的角色,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因为他是不多的不靠主角光环,不靠外挂,不靠家族血统的“三无”大牌选手。他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能力虽大,但欲望更大过能力。正如盖茨比致富容易,娶富家女难。贝里席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靠把灵魂卖给魔鬼可以获得权力,但一个失去灵魂的人也是无从奢求爱情的。在这一点上来说,和他其他方面设定类似,但结局好得多的瓦里斯大人就很好,虽然别人问起他心中的欲望,他也会看向王座,但他的意思是他想“守望王座”而不是自己坐上去。同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瓦里斯大人也不追求爱情。

说起来,培提尔.贝里席(Petyr Baelish)这个名气其实是非常少见也非常特别的,不知道作者为什么想起这么一个名字。由于中文译音的关系,我总是觉得它可能是来自于德语区-北欧神话里的矮人阿尔贝里希(Alberich)。在著名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里,阿尔贝里希从仙女手中抢走了制造指环的黄金,这些黄金可以让人获得无上权力,但代价是必须持有者放弃爱情。后来,这个指环和黄金是被天神收走了,于是阿尔贝里希诅咒这个指环的拥有者必遭杀身之祸。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正是贝里席身为凡人,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遭到诅咒的写照。矮人阿尔贝里希后来在流行文化里的变形还有很多,其中比较著名的两个,一个是圣斗士星矢里北欧仙宫最聪明最阴险的神斗士,另一个就是电影指环王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My Precious!”

贝里席死了,总的来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即使被称为“小指头”,也是一根动一动就搅动了七国时局的指头。但同时,他决不什么伟大的人,甚至不是一个成功的人。他大概是权力游戏里与泰温兰尼斯特并列的数一数二的权谋大师,但他的格局限于一个谋略家而非政治家。没有实力,声誉和家底作为后盾,他大体更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的陈平贾诩一样的人物,辅佐他人是一把好手,但自己的成就大概就到副执政官上,当执政官已经吃力了,更遑论君主。

最后,想起我老师和我讲过的一句话: 恃巧者必跷,逞智者必踬。大概用来形容贝里席就非常符合吧。

推荐 11